扬子江畔|仪征论坛|仪征第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61972|回复: 2

[谈天说地] 卢沟桥之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0 22: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37年7月7日下午,永定河卢沟桥边的一阵神秘枪声,揭开了一颗侵略的野心。从这天起,一个民族做出了最后关头的选择:抗争,乃至牺牲。

  一寸山河一寸血,驻守北平的29军,挥舞大刀重夺铁路桥,在卢沟桥区域与敌决战,下定“愿以此桥为坟墓”的决心。同时,全国各界声援不断,对前线给予了各种支持。

  1937年7月6日的北平,日军在卢沟桥附近频繁演习,与我29军冲突不断。

  彼时29军共有4个师驻守。负责守卫卢沟桥的是219团3营,营长金振中。

  金振中回忆当时情景:远远看过去,前边七八百公尺的地方,日军的队伍正不顾雨淋和泥泞演习,目标正是宛平城和卢沟桥。

  战争一触即发。

  第二天,北平已是不堪忍受的酷热。时任日本驻华大使馆驻北平的陆军助理武官今井武夫的记忆里,7月7日晚,卢沟桥附近第一阵来源不明的枪响过后,8日4时23分,日军得到可以向29军开枪的命令。

  8年抗战,从卢沟桥掀起了序幕。

  守卫者用的大刀

  像剥开一枚洋葱一样,原启长反复撕下一层裹着一层的旧报纸,他收藏的那把刀露出了容貌。

  刀柄缠绕结实的布条,刀身已锈迹斑斑,引人注目的是中间两个小环,其中一个和刀身之间有些间隙。

  66岁的原启长“嗖”地站起身,舞起大刀。“这处豁口,搏斗中可能正好卡住日军的长刀。”他说。老照片里,大刀刀柄下面的圆环是要系上红绸的,耍起来红绸飞舞,煞是醒目。

  78年前,驻守卢沟桥的29军,也是用这样的大刀,担起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之责。原启长的父亲原逢汪,时任29军军训团的武师,教授士兵们形意拳。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据东三省,继而驻军丰台。彼时,蒋介石在日记中对日军一改称呼,变为“倭寇”,并在每天首行写下两个字——雪耻。

  日军之嚣张让中国群情激奋,29军尤甚。1936年冬,为做好背水一战的准备,29军招募各地青年,甚至有东南亚的华侨,一同集训于南苑,军训团就此诞生。

  军训团的驻地,就部署在南苑兵营里。训练之严格,很多军人都记忆犹新,他们在回忆录中都曾提及,学员饭前必唱《吃饭歌》,歌词是:这些饮食,人民供给;我们应该,为民努力。日本军阀,国民之敌;为国为民,吾辈天职。

  有研究者认为,当时的29军是由冯玉祥西北军整编而来,尽管有抗日之心,却“生长于夹缝”,并不受蒋介石器重,其装备与蒋氏中央军也不可相比。

  这一点得到北京市档案馆原研究室主任刘苏的印证。在他的描述中,29军的士兵多来自山东、河北、河南,身材高大、体格健壮、能吃苦。新兵和军训团成员,一入伍就要练习刺刀和劈大刀,来弥补缺乏精良武器的劣势。

  卢沟桥上第一枪

  7月7日晚上,“完全无风,天空晴朗没有月亮,星空下面,仅仅可以看到远处若隐若现的宛平城墙和旁边移动着的士兵的身影……”清水节郎曾清晰记录这个特殊的夜晚,他是当时驻丰台日军第一联队三大队第八中队队长。

  战前的安静只维持了几个小时。驻守宛平城的国军第29军219团3营营长金振中曾回忆,晚上十时许,忽然听到日军演习营响起了一阵枪声。

  这与清水节郎的描述一致:“晚上十点半左右……突然间,从后方射来几发步枪子弹,凭直觉知道……的确是实弹……我命令身旁的号兵,赶紧吹集合号。”

  7月7日的这一阵枪响,成为此后中日双方研究者屡次争论的地方。

  “从某种意义上讲,第一枪的问题并没有那么重要。”荣维木认为,这位社科院近代研究所研究员说,“你要看,这是在谁的疆域。”

  在荣维木看来,这场战争是必然的:“从《辛丑条约》到九一八事变,再到七七事变,日本的对华扩张政策从没改变。战争一开始就已注定。”

  这阵枪声过后,日军行进到宛平城门下,要求入城。理由是寻找刚点名时不见的一个日本士兵,遭到29军拒绝。

  双方僵持到7月8日凌晨两三点钟。这个过程中,时任29军副军长、北平市长秦德纯不断地接到219团团长吉星文的电话:“日军态度变强硬了,说不开门入城,就开打!”

  秦德纯的回应是:“保卫国土是军人的职责,打就打!”

  彼时29军士气旺盛,吉星文曾回忆,战士们含垢忍辱已非一天,这口郁积在胸中的气无处发泄。听说要打日本,个个都纵身跳起来。

  后来,远在庐山的蒋介石,听到日本军队与29军开战之时,在日记里写下:“7月7日,倭寇在卢沟桥挑衅……决心应战,此其时乎。”

  命令与桥共存亡

  “那天晚上炮一响,我父亲就感觉要出事。”78年后,29军110旅旅长何基沣之子何瑗,还记得父亲的讲述。

  他说的那天,是指1937年7月8日凌晨4点30分,日军开始炮击宛平城,卢沟铁路桥失守。

  当时何基沣和谢世全的部队都驻守在西苑,8号早晨,何基沣来到宛平城下,在门口喊:“谢别子(谢世全外号),集合。”

  何基沣让谢世全带着他的220团到卢沟桥增援吉星文,二人就在卢沟桥坚守了20来天。

  也是这天晚上,何基沣从这两个团选了200人,何瑗回忆,父亲给金振中下了死命令:“你金振中今天要是不把铁路桥拿下,提头来见我。”就这样,铁路桥重新被夺回。

  在刘苏看来,这场战役几乎人人都“抱定一切牺牲之决心”。

  穿梭在北京档案馆的书架间,刘苏随手从架上拿起《北京档案史料》。史料2005年的第二辑里,清晰记载着一首卢沟桥歌,第一句是:“卢沟桥!卢沟桥!男儿坟墓在此桥!”这与当时前线总指挥第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的命令吻合:“不怕牺牲,卢沟桥就是尔等之坟墓,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

  卢沟桥事变第二天,中国红军将领毛泽东、朱德、彭德怀、贺龙、林彪、徐向前也联名致电蒋介石:“悲愤莫名……敬恳严令29军,奋勇抵抗。并本三中全会御侮抗战之旨,实行全国总动员,保卫平津,保卫华北,规复失地。红军将士愿为国效命,与敌周旋。”

  29军将士死守阵地,驻守卢沟桥北面的一个连,仅余4人生还,余者全部以身殉国。

  卢沟桥真成了坟墓。

  惨烈的南苑空袭

  那场战役,在中日双方的打打停停中推进,直至发生七七事变中最惨烈的一战:南苑空袭。

  29军老兵吴江平记得,7月28日这天,刚拂晓,30架日军飞机盘旋于南苑上空,弹坑累累,土柱冲天,硝烟弥漫。这是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的总攻。

  再次提起卢沟桥和南苑空袭,吴江平睁大深陷的双眼,情绪激动:“当年突围的时候,他们都死了,就倒在我旁边。”

  吴江平口中的他们,是指南苑的8000守军,其中包括1500名学生兵。

  军训团的学生兵们原本并不计算在参加战役之列,七七事变后,各队开始发枪,北平城附近的磨刀师傅们给学生兵的大刀全都开了刃,整个营房磨刀霍霍。

  大刀无法抵挡空中的炸弹,南苑的中国军队和学生兵成为攻袭的目标,死伤人数至今不详。

  年长些的南苑村民,2005年时曾向刘苏讲述就地掩埋南苑学生军的经过:上百具遗体,连花名册也没有,就地摞起来,战争形势紧张,没办法深埋,就这样推进了路旁的沟里,再覆上一层黄土,就算安息了。

  【《新京报》4月7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 18: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往日抗日英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