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畔|仪征论坛|仪征第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722|回复: 0

[本站原创] 十年电子诗刊疗病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5 13: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年电子诗刊疗病记
文/姚大鹏

      看到手机上的日历,猛然发现自己主编的电子诗刊虚算也近十个年头,十年打工也许能赚不少养家的钱,我鬼迷心窍似的把自己深陷诗刊。却看不到十年寒窗一举成名的丝毫迹象。像一只蚕一点点挤出心里的苦与痛,在毫无收益的电子诗刊里作茧自缚,企望梦中幻化成一只会飞的蛾。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发稿,发诗稿至少也有五六万首,最初我只是发自己写的诗歌习作,后来我遂年发过不少自己喜欢的中外名人诗作,都毫无例外地每一首都一遍又一遍地朗诵,朗诵诗歌对我来说就是定期服药,从不敢轻视漫待。年头久了,我这个国家三级残精神病人也拥有了一个诗人的虚名,当地文联偶尔编大部头诗集,主编也会忽然想到我,请我挂个不拿薪金的副主编,帮着在把关稿件上长眼。诗作除了被小报小刊宠幸外,从未在所谓的大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上闪过面,话说回来了,我也从没有想过去投稿。更与当下诗坛大家以及手里撑控着话语特权的主编、编辑,保持着难以改变的视觉距离。按此判断,我最多只能算一个布衣诗人,跟拉车运货的头儿们一个级别,靠卖苦力很难养活家人的小民,我唯一的信念就是坚守着一缕炊烟和快要日渐走散的真朋好友。
      电子诗刊把我从身体里一次一次掏出来,让我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在网上偶尔露脸或者长期以流浪者的命运来自疗保命。这样我就被肢解成两个我,一个在虚拟的世界晃荡,一个在现实生活里苦守信念,一个我与另一个我有时亲如兄弟,一个喊着一个的名字,有时互不认识,偶尔也会动起拳脚。我的灵魂就躲在遥远的世外桃园中,像一个时常哭泣无助的山野孩子。
      诗写了这么多年,还苛求成名作吗?连一个拿出来显摆的东西都没有,算得上是最没出息的人了。看一眼零乱堆放在墙角散发着油墨味的诗稿。别说自豪感了,总觉得就是一堆废纸,连靠它改变生存命运之们的信心都慢慢的淡化了。既然是废纸,堆在书房与塞进垃圾桶里就没有什么两样。偶尔花点时间整理一下,可一个叉一打又忘到了九霄云外,再也没有了诗写初心的那种兴致和冲动。既使在发过的诗稿里,选来选去,竟挑不出一首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诗写着写着,竟不知道什么是诗,越写越斜门,经常把诗写成了治病的中药处方,还装出一种不怕风言风语的架势绐自己的疾病自疗。也许自己的体质就适合这种药,好多小灾小病一念诗就好了,成不了大诗人到成了大医了,如果换个说法便是朽木不可雕也。有网友带着不耐烦地情绪反复提醒,咋还这么写诗呢。也有人私聊,想学我的歪门斜道,总是学不来。我真弄不清那句是真,那句是假。回头仔细掂量,自己只是一个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失业流浪人,别人也没必要浪费口舌来奉承。
      用诗歌治病是自己的事。怎么做、别人怎么说、能不能成功似乎自已也说服不了自已,但靠这个开诊所养家糊口绝对是痴人说梦。自己没有这种底气,社会也没有几个人真的会信你,就像一个有病的人走夜路说自己碰见鬼了一样,谁会真的把病人说的话当回事呢。但经过我多年的反复实践,用诗歌治病确有你难以想象的神奇之效,它确能给你的疾病康复有一个理想的结果和交代。我这一生大多在江湖流浪,在风头浪尖上行走,所以很多事是不讲常规的,诗写疗疾也一样,写与读在不同的环境里,那疗愈的效果是决对不一样的,只要轻意不言放弃这种疗法,总会有一个好的结果挂在枝头。那怕是一枚难以下咽的苦果,被风不停地摇晃着,让你在干汗中望梅止渴。
      这样说来,坚持与信念是最重要的。只要病魔不曾离我而去,诗歌疗法就是我忠实的影子,只要一直跟着,就一定能被灵魂彻底的融合接纳,最后剩下的就是信心满满,如果你真的能走到这一步,再大的病痛也就不会再是病痛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