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畔|仪征论坛|仪征第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934|回复: 0

[本站原创] 探索中医长牙的法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2 18: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扬州一怪姚大鹏 于 2020-6-22 21:12 编辑

1 探索中医长牙的法子 ,和能让人长出牙齿的高人。 希望网上的朋友行动起来 ,在各自的省 市 县 村子 集市或山林, 寻访能让我们长出牙齿的高人 。如果真能锁定目标 我愿停下手中的工作去探访和祈求 希望能有这等高人解除我们的痛苦!!!!大家行动起来 ! 坚信我们中华6000年文化 一定有奇人!!!!现在的科学可能比不了我们古人的智慧和文化!!!!!不管是怎样的法子 人所能理解的 或不能理解的 只要有出处有依据 我们大家都可以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研究出个结果来!!! 那样 造福我们现在的人 也造福子孙 ,何乐而不为呢!!!!

2《本草新编》(清)陈士铎鼠骨,取其脊骨,烧灰存性,擦齿可以重生,然亦必辅之熟地、榆树皮、当归、青盐、枸杞子、骨碎补、细辛、没石子之类始效。或问鼠骨生齿,乃有人试之而不验,各《本草》多称其功,而吾子亦同声附和,何也?曰:鼠骨实能生齿,但人用之不得法耳。捕鼠之时,戒莫出声,得鼠之时亦然,养之数日,使鼠不惧人,一时击死,亦勿言语,去其皮而取其骨,火 入药中。擦齿之时,亦勿言语,自然频擦而频生也。咎鼠骨之不生齿,不其误乎,鼠性最怯,其啮物,每乘人之不觉,故其功用,亦不可使其知也。且鼠性又最灵,一闻人声,必寂然不动。齿通于骨,人语言必启其齿,齿动而鼠骨之性不走于齿矣,又何能生齿哉。(〔批〕此言似迂,而其理实至也。)问题补充:我从没弄过这,我的财富值很低,请大家见谅!我本来是要矫正的,但被黑心牙医给骗了,哎!

3 (奇方类编)清吴世昌神仙生牙丹
鼠骨四两(人乳浸一日,阴干为末) 柏子仁(去油)八两 枸杞子八两 少壮血余(皂荚水洗净,入罐 成灰)八两 山茱萸八两(酒蒸) 远志四两(甘草水泡,去骨) 石菖蒲四两 鹿角霜八两 灵砂四两(人乳煮过)
共为细末。鹿角胶为丸,桐子大。每日子时酒下百丸,如神。
牙落重生方:
公老鼠一个,剥去皮埋地下,数日肉烂,收骨焙干。
又用:白芷三钱 川芎 地骨皮 桑皮 川椒 蒲公英 旱莲草 青盐 川槿皮各三钱 麝一钱
共为末。每日搽牙,其牙自生。(又方:以香附一两,易麝一钱)

在中国古方里,细辛常出现在治疗牙病的方子。现在我们都知道细辛有驱风驱寒的药性,那,为什幺牙痛明明是牙根发炎,却要用驱寒驱风的药来治疗呢?这个问题可以当作是关于中国医学的小专题来讨论。首先,我们看看中医对于牙痛的认识:中国人在对待牙痛的时候,常会说,上牙的牙痛是属于胃,下牙的牙痛是属于大肠,这个说法是怎幺来的呢?这个说法是来自于《黄帝内经》的《灵枢经》。《灵枢经.经脉第十》:大肠手阳明之脉……其支者从缺盆上颈贯颊,入下齿中。……是动,则病齿痛颈肿。胃足阳明之脉……下循鼻外,入上齿中。它说,手阳明大肠经有一条分支跑到人的下牙底下,足阳明胃经有从鼻子外侧跑到上牙床里面。所以在《黄帝内经》的思考框架里面,中医就会说:如果是上牙有问题的话,大概是胃经经过,下牙有问题是大肠经经过。这是在《黄帝内经》的框架里面,但张仲景的医学并不完全是在《黄帝内经》的框架里面,所以,用细辛,比较是经方的思考,不是《内经》的思考。《灵枢经.杂病第二十六》:齿痛,不恶清飮,取足阳明。恶清飮,取手阳明。在《内经》的另一个篇章里,它又说,如果牙痛是不恶清饮,就是牙痛但蛮喜欢喝冷饮、不怕冰水,那就代表这个人的牙痛是足阳明胃经的病,可能是胃经有热,需要用白虎汤之类的方子清胃热。如果是不喜欢喝到冷饮料的牙痛,那表示牙痛的原因是来自于大肠经,那当然有些历代注家就解释说,如果是大肠经的病,那就比较不会口渴、想喝冷的,但如果是足阳明胃经的病,像是白虎汤证,人会有身体燥热、出大汗、要喝很多冷水的感觉。

甚至也有人会把前面这两段加在一起,说上牙痛会比较爱喝冷水,下牙痛就会比较不爱喝冷水,这样的论点也存在。当然牙齿到底是属于骨头、属于肾,这同样是基本中的基本。所以牙齿的病,要算成是肾也对,只是在《黄帝内经》的范围内,讲到蛀牙会讲到手、足阳明经,讲到肾的话,会比较是牙齿枯槁那种,直接关系到牙齿的荣衰会比较讲到肾,蛀牙比较不常讲到肾。这些都是我「书上看来的」,跟同学大概讲一下,我自己是不太有真实感的。同学如果想把针灸学好的话,恐怕还是要另拜明师,我相信我对针灸这个领域是懒得学也没兴趣,要学针灸的话我建议一开始还是学正统派的,就是从《黄帝内经》、《针灸甲乙经》这样一路下来的,正统派的针灸我觉得同学如果对针灸有兴趣的话,人间国宝周左宇老师的课赶快去上。因为周老师教的正统派的针灸就是从《黄帝内经灵枢、素问》、《针灸甲乙经》一直到《针灸大成》这些所有的内容,是依循着中国医学最主轴的医理框架在运作这个针灸系统,对于开药或学习《伤寒论》有支持的效果,它跟中医里面的其它学门间能互相支持,可以从针灸的学习中得到对很多中医理论的理解,这是很重要观念上的成长,所以我虽然一直以来不是很喜欢用针,但我还是觉得针灸上很多理论还是要了解一下。所以我们可以知道在《黄帝内经》里面讲到牙痛它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框架,就是上牙痛是足阳明、下牙痛是手阳明,这是《黄帝内经》的思考。

接下来我们看看《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汉.司马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第四十五》:齐中大夫病龋齿,臣意灸其左手阳明脉,即为苦参汤,日嗽三升,出入五六日,病已。得之风及卧开口,食而不嗽。这个故事是在说,有一个人牙痛,然后淳于意去灸他的阳明脉。当然中国历代大肠经上灸牙痛,有好几个穴道是可以用的,还有胃经的足三里。不过我也没有灸过,因为古时候说的灸好像比较野蛮,是要把皮肤烧一个洞的。牙痛跟皮肤烧一个洞的痛相比,已经有一痛了,我想我大概不会想再加上另一痛。「即为苦参汤」,用苦参汤漱口,就是用苦参这一味药煮汤来漱口,虽然这也不太好受,因为苦参很苦,但用苦参汤漱口的确是有用的,所以如果有人愿意吃苦不愿忍痛的话,苦参汤漱口是可以用的一个方法。苦参这味药,它是一个凉肾的药,因为牙齿到底是属于肾,到药局里面买几片苦参煮药水来漱口,漱着漱着就没有那幺痛了,一天漱掉五、六碗,很快会消痛。在美国,因为牙医师很难约,或许苦参汤是一个好用的救急方法。但,苦参汤,因为是历史记载中比较早提出的一个治牙痛的方,到后来也引发了一些问题。怎幺讲呢?因为苦参汤其实代表了中医牙痛观念的一个转折,苦参它退火、清热、消炎、止痛,治牙痛听起来是没有错的,可是在宋朝的时候有一个沈括、沈梦溪,他写过一本《梦溪笔谈》,里面就说他得过一个病,觉得腰痛的不得了,坐一坐要站起来都累的不得了,有一个军官看到他腰痛成这样就问他是不是用苦参在刷牙,连一个军官看到他腰痛都能猜到他用苦参在刷牙,或许那个时候用苦参刷牙是很流行的,就好像现在的舒酸定一样。后来这个军官就解释给他听,说:苦参是一个寒凉的药,每天拿它来刷牙,肾就越来越虚寒,所以会腰痛,然后沈括就换了一个刷牙的东西,腰痛就好了。因此,虽然苦参在一时之间可以清热消炎,但拿它来刷牙还是不太好的,这是一点。

宋.沈括《梦溪笔谈》:余尝苦腰重,久坐,则旅距十余步然后能行。有一将佐见余日:「得无用苦参洁齿否?」余时以病齿,用苦参数年矣。日:「此病由也。苦参入齿,其气伤肾,能使人腰重。」后有太常少卿舒昭亮用苦参揩齿,岁久亦病腰。自后悉不用苦参,腰疾皆愈。此皆方书旧不载者。世之摹字者,多为笔势牵制,失其旧迹。须当横摹之,泛然不问其点画,惟旧迹产循,然后尽妙也。到了元朝的朱丹溪、李东垣,就提出了另外一个治牙痛的原则,这个原则就开始跟细辛有相关性了,怎幺讲呢?他们提出了一个理论,其它的方书也开始提出了一个理论,就是:牙痛这个病,用来漱口的这些药,其实比较适合用一些辛散的热药,而不是用寒凉的药,提出了治牙痛「宜辛散、忌凉遏」的思考:元‧朱震亨《丹溪心法》: 牙齿之痛,因胃中湿热上出于牙龈之间,适被风寒或饮冷所郁,则湿热不得外达,故作痛也。寒是标,故外用辛温擦漱之药;热是本,故内服辛凉散热之剂。牙痛用梧桐泪为末,少加麝香擦之。牙大痛,必用胡椒、荜茇能散其中浮热,间以升麻、寒水石,佐以辛凉荆芥、薄荷、细辛之类。若用清凉药,便使痛不开。必须从治,如荜茇、川芎、薄荷、荆芥、细辛、樟脑、青盐之类。这个思考可以说是张仲景医学开始在中国产生了另外一种思考体系,这个思考体系在临床上开始带给人的感觉是,这样的思考比《黄帝内经》的思考好用。这个思考是说:牙齿跟肾是相连的,如果肾脏有火的话,一个正常人健康的牙齿,就可以像烟囱一样把这个火气排放出来,也就是牙齿有点像肾专用的毛细孔,就像我们身体多余的热可以从汗孔出来——肾脏连着牙齿,牙齿像肾的烟囱一样,肾脏的热就可以从牙齿出来——我们人体如果受了风寒之邪、得了麻黄汤证,

麻黄汤证如果把热包在里面就变成大青龙汤证,热包在里面闷烧。同样地,他们开始把牙齿痛跟这个思考连在一起:牙齿痛很可能是因为牙齿受了风寒,把牙齿束住了,本来牙齿要排放的热气就排不出来了,然后闷在里面以后牙根就烧烂掉了,所以他们是用一种麻黄汤证、大青龙汤证的角度在看待牙痛的。而这个说法其实很有道理,因为我们听说到的牙痛,往往冬天听到的比夏天多,如果牙痛果真是发炎,那应该夏天痛的人比较多才对。所以后来中医就觉得:牙痛就好像麻黄汤证也可以发烧烧到三十九度半一样,是闷住了所以在发烧,我们要帮助里面的抵抗力能把这个寒邪之气推散、让牙齿发挥原本疏泄的机能,牙齿就不痛了。当这样的思考开始出现的时候,细辛就变成牙痛很重要的一味药了。苦参是一个角度的思考:清热、消炎;细辛是另外一个角度的思考:牙齿属于肾,肾的麻黄汤就是细辛,所以用细辛煮水漱口就可以把牙痛打通,以这样的一个角度来面对它。我想我们学经方派常会遇到这种看病的角度的选择,就像我们讲葛根汤的时候,医案讲义里朱木通就说:其实妇女的乳房发炎,往往都是太阳阳明合病的葛根汤证、或是小柴胡汤证当主轴,是先得到感冒了、六经病了,经络淤塞不通,然后才发炎。先把这个六经病医好,剩下来的一点发炎、或是本来的发炎产生一些脓,再用药排掉就好了——大概是这样的思考。所以很多我们现在归纳于发热、发炎的东西,可能都可以找到张仲景医学六经辨证的观点存在,所以后来就开始有比较多的人主张牙痛要「从治」,不是说它发炎我们就要消炎,而是顺着这个热势把它泄掉,用从治的方法来治,就跟我们用桂枝汤、麻黄汤是一样的道理。

因为桂枝汤、麻黄汤是站在我们的抵抗力这一边把寒邪推出去,如果感冒发烧到三十九度所以要退烧,退烧针一打下去是不是就把抵抗力给杀掉了?那感冒就内陷了,对身体反而更不好。所以要走从治的路线,这在观点上有它的正确性的。既然要走从治的路线,单一味细辛漱口治牙痛就是常用的一种方法,当然还有一些泄热或有引经效果的药,比如说中医里有一首不知道是谁写的诗,说是华佗治牙痛的方:不知着者,托名孙思邈注《华佗临症神方.华佗治牙痛要诀》:宜辛散,忌凉遏。 世传华先生治牙痛∶「一撮花椒水一盅,细辛白芷与防风。浓煎漱齿三更后,不怕牙痛风火虫。」实则先生之医术,虽本乎仙人,其用药则由己。如宜辛散,忌凉遏,即治百般牙痛之秘诀也。故知治病不必拘定汤药,盖汤药可伪造,可以假托,且当视其病之重轻,人之虚实,时之寒燠,而增减之。故有病同药同,而效与不效异。医者于此,宜知所酌夺矣。(孙思邈注)「一撮花椒水一盅」一碗水一把花椒,「细辛白芷与防风」白芷是足阳明胃经引经药,又有止痛效果;防风是祛风药,所以花椒、胡椒、细辛、白芷、防风这一类发散风邪的药都是很常用的。再来,我们来看看元朝《御药院方》里面的漱口沉香散。元.许国祯《御药院方》:漱口沉香散治牙槽热毒之气冲发,齿龂肿痛,或疮,或差,或发,并宜服之。香附子八两 沉香 升麻各一两 华细辛半两上为细末,每用二钱,水一大盏同煎至三两沸,去滓温漱,冷吐,误咽不妨,不计时候,日用三四次。《御药院方》是元朝的时候收集的一些前代比较高档的宫廷好方,我选这个方的理由是这个方的美味度最好,因为这一类的方子很多,只是有的是用细辛跟荆芥跟露蜂房,露蜂房是黄蜂窝。有的是用独活四钱、细辛两钱、荆芥碎四钱,我觉得独活吃起来比较难吃,所以在这些效果差不多的药性里面,我觉得香附、沉香、升麻的味道都还不错,所以就选了一个该有的药都有了的方。

升麻一方面可以算是升提足阳明胃经经气、一方面也可以算是升清气、降浊气的化毒药;沉香、升麻同用,再加上行气的香附,这样在古时候一般是煮水漱口的方子。苦参是一种方法;用细辛这一类的祛风行气药也是一种方法。另外还有一个陈希夷刷牙药,这是一个很好玩的方,这个方是在华山上一块石碑上面的诗,用它来刷牙,不但能让牙齿牢固,而且可以乌髭鬓——就是刷了之后胡子、鬓发都会黑回来——这个方子我选它,是因为它代表了那个时代刷牙方里面最大公约数的正确,就是中国人刷牙方里最首席的几味药,这个方都有了。陈希夷刷牙药 进华山,陈希夷先生牢牙乌发鬓药,原在碑记上有此方牢牙齿,乌髭鬓。猪牙皂角及生姜,西国升麻熟地黄,木律旱莲槐角子,细辛荷蒂要相当,青盐等分同烧炼,研熬将来使最良,擦齿牢牙髭鬓黑,谁知世上有仙方。上件十味各二两,除青盐一味外,其余药味并锉碎,用一新瓦罐儿内尽盛其药,又用瓦子盖合,罐儿口子以麻索子系定,上用盐泥固济,约厚半寸许。晒干,穿一地坑子,方阔二尺,约深七寸,先放一新方砖,后安放药罐子,以口向下坐,用木炭火一和烧令透,后青烟出,稍存其性。去火,放经宿,取药出,煞研为细末。每用刷牙子蘸药少许刷上下牙齿,次用温水漱之,每日早晨、临卧时用一次于内。旱莲叶如马齿花,如星宿。升麻形如鸡骨,其色青绿。此二味药本出京兆府,奴婢高邦才谨言:「牢牙乌髭鬓之药,古今方论甚多,少有曾经验者。奴婢在私家之日,实缘此药常是与人修合使用,亲经效验略言如后:有佑德观景碧虚先生,常用此药,年至八十已上面若童子,髭鬓其黑,齿落重生,仪师颜亦识此人。明昌二年,有统军司书表姓,大年纪五十岁已上,髭发本生来黄色,因患牙疼,用此药两月,髭发皆变黑色,更不脱落。贞佑二年,陜西安抚事老瓦,患牙疼数月,用此药痊,可至今常用。曾经效验者历历甚多,不敢尽言。

另外《卫生宝鉴》里的遗山牢牙散这一类的方也很多,我选择遗山牢牙散也是因为这个方同样是一个「最大公约数的正确」,就是很多方里对牙齿、牙床好的药,这个方里都有。元.罗天益《卫生宝鉴》:遗山牢牙散王汉卿所传方。云:折太守得之于李节使。折得此方,九十余岁,牙齿都不曾疏豁,及无疼痛。汉卿今八十九岁,食肉能齿决之,知此方如神也。茯苓 石膏 龙骨各一两 寒水石 白芷各半两 细辛三钱 石燕子大者一枚,小者用一对上七味为末,早辰用药刷牙,晚亦如之。这个方刷牙之后,可以让牙齿很牢固,里面固气补肾的,有龙骨;石膏、寒水石、白芷这都是能退胃火的药;石燕子是一种像化石又像蚌壳的东西,也是古时候固齿很有用的药,这个方子有同学们试用了以后发现,从前那种稍微抿一抿嘴,牙龈就出血的人,刷了一个星期之后,很明显地可以看到牙龈肉一天比一天不出血了,这个药对于牙龈肉的调整是很强的。我自己的经验是,因为我有抽烟,容易把牙齿熏得很脏,好几年前我朋友叫我要用一些药房卖的刷牙粉刷牙,我用那些刷牙粉,虽然是刷到牙齿变白了,但牙龈肉也都坏掉了,稍微吸到一点冷空气或吃到一点甜的,牙根就受不了。后来改用中药的刷牙粉,牙龈才好回来。那时候用的一个方,虽然没有这个这幺好,但因为这些方里面的石膏跟寒水石都能把牙齿抹得很白,但同时又不伤牙龈跟牙齿(要打很细才不伤),又可以让牙根变得牢固,所以是一个清洁跟固齿效果都相当好的一类方剂。那,有些人他们的问题是牙龈肉退掉,其实牙龈肉退掉,多多少少是这个人的阳明火旺,所以阴虚。

一般是用内科里面用来滋胃阴的药,以经方来说,滋阴而退热、又作用在阳明区块的,是竹叶石膏汤;以时方来说的话就是甘露饮。这些都是牙龈肉退下来常会用的方,至于多有效?对不起,不知道。为什幺说不知道?因为我觉得看台湾的病人的体质啊,会常让人忍不住一头跳进火神派的领域。因为台湾肾阳虚的人实在太多了,肾阳虚造成的水上不来、全身的枯槁,终极来讲还是要补肾才会有效,不是退胃火就会有效,因为五脏会烧掉是因为肾水上不来,这一类的思考在讲〈少阴篇〉的时候我们会涉入火神派的系统,那时候我们这些开药的方法还是会有些要重新洗牌的部分。牙龈开始退掉了,如果我们不用内服药,要用外敷药的话,其实路子也差不多,比方说我们有一味药叫做补骨脂,补肾阳的,又一味药叫麦门冬,滋胃阴的。每天用麦门冬煮水一直漱口,平常刷牙就用补骨脂刷牙,这样搭配用,效果也是蛮好的。当然我们介绍的遗山牢牙散或是陈希夷刷牙药,这些对牙龈肉退掉也都是很有帮助的,刷久了牙龈肉都会变好,咬东西觉得牙齿不会松动了,也不会吃几颗酸梅就觉得牙齿被酸到了。清.陈士铎《辨证录.牙齿痛门六则》: 五人有上下齿牙疼痛难忍,闭口少轻,开口更重,人以为阳明之胃火也,谁知是风闭于阳明、太阳二经之间乎。此病得之饮酒之后,开口向风而卧,风入于齿牙之中,留而不出,初小疼而后大痛也。论理去其风宜愈,而风药必耗人元气,因虚以入风,又耗其气,则气愈虚,风邪即欺正气之怯而不肯出,疼终难止也。古人有用灸法甚神:灸其肩尖微近骨后缝中,小举臂取之,当骨解陷中,灸五壮即瘥。但灸后,项必大痛,良久乃定,而齿疼永不发也。然而人往往有畏灸者,可用散风定痛汤治之:白芷三分 石膏二钱 升麻三分 胡桐泪一钱 当归三钱 生地五钱 麦冬五钱 干葛一钱 天花粉二钱 细辛一钱 水煎服。一剂轻,二剂即愈,不必三剂也。此方补药重于风药,正以风得补而易散也。

六人有上下齿痛甚,口吸凉风则暂止,闭口则复作,人以为阳明之火盛也,谁知是湿热壅于上下之齿而不散乎。夫湿在下易散,而湿在上难祛,盖治湿不外利小便也。水湿下行其势顺,水湿上散其势逆,且湿从下受易于行,湿从上感难于散,故湿热感于齿牙之间,散之尤难。以饮食之水,皆从口入,必经齿牙,不已湿而重湿乎。湿重不散,而火且更重矣,所以经年累月而痛,不能止也。治法必须上祛其湿热,又不可单利小便,当佐之以风药,则湿得风而燥,热得风而凉,湿热一解,而齿痛自愈矣。方用上下两疏汤∶茯苓五钱 白术三钱 泽泻二钱 薏仁五钱 防风五分 白芷三分 升麻三分 荆芥二钱  胡桐泪五分 甘草一钱 水煎服。四剂而湿热尽解,而风亦尽散也。 盖茯苓、白术、泽泻、薏仁原是上下分水之神药,又得防风、白芷、升麻、荆芥风药以祛风。夫风能散湿,兼能散火,风火既散,则湿邪无党,安能独留于牙齿之间耶?仍恐邪难竟去,故加入甘草、胡桐泪引入齿缝之中,使湿无些须之留,又何痛之不止耶?况甘草缓以和之,自不至相杂而相犯也。第五种跟第六种牙痛很好玩:前一种牙痛是一开口吹风就觉得痛得受不了,但一闭起嘴巴就觉得好一点,这是什幺?这是「牙齿的桂枝汤、麻黄汤症」证不对?这是牙齿受风邪、被束住了所以发热,所以要用发这个牙齿风邪的药来开通它,用升麻、白芷再加一些细辛跟补药。他说这个症,也可以来灸肩膀后面的穴道,这一类穴道,一般来讲指的是手阳明大肠经的肩髃穴或是列缺穴,但我也没灸过,不知道效果好不好。因为牙齿也会恶风恶寒,所以就用这样的药来散它的风寒。第六种牙痛呢,就是上下牙都痛,开口吹凉风就不痛,闭起嘴巴就很痛,这又是怎幺回事呢?牙齿会怕闷、想要透气,这表示牙齿不是受风寒所伤,是被闷住了,什幺会闷住牙齿呢?是湿气,这表示身体的湿气太重,牙齿被闷得受不了想要出来透气,所以这样的话,就要用去湿清热的方法来治牙痛。

这样看张仲景的辨证跟傅青主派的辨证,就会让人有种,张仲景的辨证是那种正大光明、好像房子的大栋梁的辨证;傅青主派的辨证就好像是房子里细部装潢的感觉。对我们这些学仲景辨证的人而言,看傅青主派的辨证,会觉得他鬼神莫测、不知道怎幺想出来这些奇奇怪怪的辨证点的,觉得很好玩。讲完了蛀牙的方,那幺如果是老了掉牙怎幺办?我们不像鲨鱼、鳄鱼牙齿可以不断再生,但我们可以用牙齿能不断再生的动物药,来帮助牙齿再长回来:清.陈士铎《石室秘录》:长齿法∶方用雄鼠脊骨全副,余骨不用,尾亦不用,头亦不用,骨碎补三钱,炒为末,麝香一分,熟地身怀之令干,为末,三钱,但熟地必须自制,切不可经铁器,一犯则前药俱不效矣,生地亦须看一做过,经铁针穿孔者即不效,细辛三分,榆树皮三分,总之,群药俱不可经铁器,当归一钱,青盐二钱,杜仲一钱足矣,各为绝细末。鼠骨去肉不用,新瓦上焙干为末,不可烧焦,乘其生气也,用一瓷瓶盛之。每日五更时,不可出声,将此药轻擦在无牙之处。三十六擦,药任其自然咽下,不可用水漱口,一月如是。日间午间擦之更佳,亦如前数。固齿方∶用雄鼠脊骨一副,当归一钱,熟地三钱,细辛一钱,榆树皮三钱,骨碎补三钱,青盐一钱,杜仲二钱,各为末。裹在绵纸成条,咬在牙床上,以味尽为度。一条永不齿落矣。然亦不可经铁器,经则不效。此药可救数百人。大约一人须用三条。拿老鼠的骨头入药做成牙粉,然后塞在掉牙齿的地方,这样牙齿就能再长回来。台湾乡下也有人报导说拿晒干的蚂蚁来吃,吃一吃掉了的牙齿也再长回来,我想,有兴趣的话或许可以试试看吃蚂蚁,因为老鼠的骨头好像还更麻烦一点。虽然这个方不是傅青主派独有的,其它的医书里也有,但傅青主派非常强调「地黄这个药绝对不能碰到铁器」。但我们在台湾买到的地黄,都是在大陆就用铁刀切开了,怎幺还能不碰铁?或许要从自己种地黄开始,然后用陶瓷刀切它,然后自己再来制,蒸也得用竹蒸笼。所以老鼠骨头或许还简单,其它药都不能碰铁器,倒是麻烦。以上是中医牙科的发展史的一些大概整理介绍。因为我们教到细辛这味药,一时想到古人用细辛来散牙齿的风邪的一些方法,就顺便岔题来学学牙齿的保养。

牙齿再生研究启动仪式研讨会 国家973项目“牙发生发育分子机理及牙齿再生研究”启动仪式及研讨会在华西口腔医学院召开2010.3.21 ——— 国内太落后,还是慢太多了!北京时间2009年2月26日消息,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科学家的一个重大突破可能让假牙销声匿迹。研究人员精确地指出,他们发现一种控制牙釉质生成的基因,从而使人们需要时重新长出新牙成为可能。同时让令人痛苦的补牙材料“英雄无用武之地”。以前对老鼠进行的实验已经显示,一种叫Ctip2的转录因子和免疫系统以及皮肤和神经的发育有关。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开展的这项研究显示,牙釉 质的生成也和该基因有关。研究人员通过对老鼠进行研究得出了上述结果。《国家科学研究院学报》说,这些动物们天生具有没有发育的牙齿,这些牙齿即将长出 来,却缺少一层适当的覆盖物——牙釉质。研究人员科瑞萨·奇尤斯博士说:“这是一种并不罕见的基因,它有很多功能。但之前,我们并不知道它控制牙釉质的生成。这是迄今为止被发现的控制牙釉质生成和成釉细胞成熟的第一种转录因子。成釉细胞是种分泌牙釉质的细胞。” 这一发现可能有助于人类健康。如果把它和肝细胞技术配合使用,总有一天能让人们实现新牙换旧牙的目标。另外,它还有多种用途,例如加固已有的牙釉质、修补受损的牙釉质、避免牙齿腐烂和排除补牙的需要等。奇尤斯说:“牙釉质是自然形成的最硬的覆盖层。我们还需要进行大量研究才能证实它对人类健康有帮助,但它应该有很多用处。有一天我们或许会找到 一种全新的方法改善口腔卫生,这将是件很了不起的事。”研究人员希望,10年内人们会有能力通过干细胞长出新牙,这种所谓的主细胞具有使身体任何部位再生 的潜力。科学家成功地用牙齿内神经和组织——牙髓获得干细胞,在实验室培育出牙齿,并把它移植到老鼠口中。 2010/11/26【联合报╱记者詹建富/台北报导】 台大牙科团队先取出迷你猪的牙胚细胞,经培养后再植入原猪只的牙槽骨中。

台大牙科团队先取出迷你猪的牙胚细胞,经培养后再植入原猪只的牙槽骨中。陈敏慧医师提供国人普遍有缺牙现象,台大医院牙科研究团队经多年研究,以迷你猪进行动物实验,证实利用干细胞技术,可以让牙齿再生,未来人类也许可预存本身牙齿的干细胞,就能解决蛀牙或掉牙的困扰,根本不需再靠假牙。中华牙医学会今起举办学术研讨会,台大医学院牙医部荣誉教授萧裕源指出,随着干细胞越来越多,医界已发现在乳牙牙髓、恒牙牙髓和牙根尖、牙周都有干细胞存在。其中,乳牙干细胞可应用于骨再生、神经再生,具有相当潜力,而恒牙里的干细胞和牙根尖的干细胞,前者可促进牙本质再生,治疗蛀牙,后者也可促进牙根发育,用来治经36周即可在X光片中看到新牙再生。牙或牙根尖发育不全。台大医院已完成迷你猪的牙齿再生实验,进行研究的台大牙体复行美容科主任陈敏慧指出,研究团队以一个半月大的迷你猪为实验对象,先取得牙胚细胞后,经体外培养后再植入原猪只牙槽骨中,36周后,发现长出大小相同的牙齿。防洪治水固然重要,治标之外更要治本;不可过度开发土地,水土保持更要加强萧裕源表示,由于以灵长类进行动物实验遭到限制,而猪和人类都是杂食性动物,牙齿形状类似,所以选择迷你猪进行实验。 ————

目前这些研究都主要关注于在牙科种植体上培养干细胞,或者在实验室条件下体外培养干细胞,待干细胞成熟后再植入体内。而毛剑教授的新技术则能够在牙槽窝内直接培养干细胞,使得牙齿能够直接在人体内再生。(采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牙医学院副院长 毛剑教授:实验方面,过去的这些方法有问题,一是牙胚胎细胞在患者里面就已经取不到了,另外你即使能取到的话,在外面培养了几个星期几个月,然后再又把它放回来,那么这个费用就非常非常的高了,而且在培养的过程中,干细胞还可能发生一些突变、癌变,可能还会有细菌的感染,那么对患者就存在很大的危险性。所以当时我们就想(研究方向)把人体自身的干细胞吸引到这个支架上面来,然后让它(牙齿)再生。)(解说)目前,人们对缺齿的治疗主要是装置假牙和植牙。

但是假牙容易磨损周围的牙齿,而植牙的手术次数太多,给病人带来许多痛苦,而且费用较高。如果这项新技术能够应用到临床,那么将来,只要做好适合的支架,放入生物诱导因子,牙医把病人牙齿拔掉后,把支架放进去就行了。一段时间之后,病人缺失的牙齿就会重新生长出来。(采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牙医学院副院长 毛剑教授:时间上相比较种植牙而言,时间上相对来说短,手术创伤要小,而且不用多次手术,一次手术就行了。比假牙呢,效果还要好,因为长出来是自己的牙,从费用上来说,现在(的这种方法)费用很低的。这个文章是今年5月份出来的,在美国主要媒体报道后,大量患者给我写信、打电话、发e—mail,就说这个临床实验我们能不能参加,换个角度来看,这个需求是非常大的。)(解说)在老鼠身上实验成功后,毛剑教授希望尽快在人体上进行临床实验。此次来汉,协和等武汉的几家大医院同他就此进行了协商。据毛剑教授透露,美国等地的人体实验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毛剑教授说,如果一旦成功,人体其他重要器官与组织如肝,肾等的再生也将成为可能。

还想问问朋友们 有没有谁 确实试过中药长牙的 有没有成功的例子 用的是哪个方子?我想我们都可以在当地探访一下 肯定中国6000年文化 一定有什么民间高人有这等神奇的法子。 就像听说有个村落 哪里的医生给要生第二胎的孕妇吃一种山上采来的草药 能让第二胎的性别不同于第一胎 这是真的 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偏远村子里的。 大家都在当地探访下 没准遇到什么高人能帮我们解除痛苦.........日本:干细胞或令牙齿再生 补牙时代将终结 2013年07月04日 17:45 来源: 悦美网 类型:原创 受不良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影响,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被蛀牙困扰着,这使得补牙的市场需求逐年上升。目前治疗蛀牙的主要方式就是补牙或者做烤瓷牙,但效果有限,而且频繁使用的最终结果就是彻底拔牙。有没有比补牙更好的修复蛀牙的方法呢?答案是,或许会有!日本科学家发现,干细胞可以令牙髓再生,从而有可能让牙齿完全恢复之前的健康结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