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畔|仪征论坛|仪征第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130|回复: 0

[本站原创] 读《韩非子》心得有感 (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31 12: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韩非子》心得有感  (1)
姚大鹏

法制之殇的现实之痛

韩非为分封宗法制转瓦解
西周天下设计了专制主义
中央集权的转型方案 用法
制化的人治来治理天下 但
社会的转型难以一蹴而就
分封宗法制的破坏 带来了
社会全面失序与溃败 秦国
在迅速崛起统一后 又迅速
衰落 今天会看 这段历史仍值得镜鉴

韩非是中国法家的集大成
者 他师从苟子 糅合道 兵
儒各 可以起到补充 这种
形式上的法制 由于当时特
殊的分权政治结家主张“以
法为本” 糅合术 势 回看中
国 我们首先回到韩非构一
定程度起到了实质上的法治
效果 而当秦国天下统一统大业完成

秦政的设计者的命运和法家
给秦国带来的命运 或许我们
更方上旧宗法贵族势力被消
亡之后 专制王权之下权力通
过法律的理解这个国家和这
个政体的为何诞生 又如何消
失 形式被滥用 让所有人 包
括有独立思想的游士 法家们
都无处可一 法制之南逃所谓“天下无隐”

这种不受限制的权力滥用 只
能导致社会崩 战国时期是西
周的分封宗法制度的衰落瓦解
中国社会面临溃为终点 又成
为一次次革命的起点 重大转
型的时期 各家各派都为今后
的社会转型提出自己的主张
法制化的人治不仅是整个政体
的缺陷 也造成了个人命运的不确定因素

韩非子为首的法家 为今后的
天下发展构想了一个大一统
的悲剧 在绝对的集权制面前
个人是微不足道的 韩非自己
的命运 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
蓝图 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他
被韩王派遣出使秦国受始皇赏
识 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 韩非
推崇法制 强调君主要凭借统一的形势

后又因为攻韩一事同始皇意
见相左被投入监狱 被迫自杀
韩主张法律不是个人随意的
好恶来进行国家管理 所谓“以
民之轨 非的悲剧在于一个激
进的思想家 希望通过他的理
论改造社会 却莫如于法” 他
把法律作为政治管理的重要手
段 没有在自己的理论中给自己留下位置

韩非将理想寄托在专制 从形
式上看 韩非子的法制同今天
西方的法治有很多相似之处
君主却被君主逼迫自杀 这预
示着这种理论的悖逆和内在的
矛盾处 都推崇法律的统一性
要求法律被民众严格遵守等等
但是实质上 他们之间还是有
着巨大的不同 西方的法治思想最重事实

这个悲剧并不局限在韩非子一
人 成功害死韩菲的的部分是
对权力的制约 法律是高于权
力的 所谓“王在法下” 李斯在
秦二世当政后也被太监赵高谋
害致死 而之前的法家代表 王
权并无最高权威 法律是对王
权的监督和约束 而在韩非的
人物商鞅 也是被执行自己法令的旅店

老板拒绝收容自己的情况境中
“王在法上” 高度集中的王权是
法律的来源 是君主权力的下作
法自毙 三位最为成功的法家代
表都不约而同得死于自己一部
分 法律由王权统一颁布并由下
属遵照执行的法令或理论之下
这让人更加真切看到了法制化的
人治的意志 区别韩非的法制与
西方的法治关键并非在于法律的形式主义

我们不竞要问 如果连立法者
执法者都在这个法制之下虚无
而在于政体 国政体是关于政
治权力产生和运行的程序制度
权法保证自己生命与安全这个
法制的正义又在哪里力高于法
律 权力于法律 法律服从于掌
权者的意志 就是人治 这种悲
剧是这样得不可避免 以至于一再得重复

无数人对反之 法律高于权力
执政者服从于法律这就是法治
法治权力飞蛾扑火得追求又因
人治的法律而被争先恐后处死
而法的精要并非法律条文 而
通过一套政治安排和规则是对
权对于无限权力的皇帝 这种权
力给他们带来的也并非祝福 而
是有力有效制约 保证权力服从于法律规则

韩非子这种王在法 像是裹着
糖衣的诅咒 皇帝本身就是宫
廷政治的最大受害者 法制虽
然有成文法的外壳 但实质上
是披着法律外衣的人治 我们
不得不说这是法制之殇 人治
之殇 也是中国政治之殇 其政
体是君主专制中央集权制度这
种政体权力二 军国之殇 高度集中于中央

而在中央权力又高度集中于君
主个人 所谓“事在韩非子看来
周朝传统中政治道德和分封宗
法制度是对现 在四方 要在中
央圣人执要 四方来效” 实政治
权力行使的限制 但同时他没有
看到 这种传统恰恰周朝 当然
人治法制化仍然是有很大的意义
比较随意性是整个国家延续的最重要因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