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畔|仪征论坛|仪征第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689|回复: 0

长诗《孔雀东南飞》读后感 (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7 11: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诗《孔雀东南飞》读后感 (1)
姚大鹏

辛酸悲壮的爱

爱一个人需要什么 我
说不出 但焦仲卿与刘
兰芝会坚定的告诉你:
这份爱情需要全身心的
付出 致死不愈的信念
真心的告白等等 不知
道大家发现没有 围绕
在焦刘身边的种种事端
全都被一样东西所驱动和主宰

那就是人性中阴暗的一
面 怀疑 猜忌 误解 无
不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的
兴风起浪 这些都渗透进
他们的爱情中 如不及时
化解 后果是灾难性的
仲卿和兰芝两情相悦 不
能长相斯守 便有了“孔雀
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苍凉之感

为了摆脱独自徘徊的悲
凉 他们选择共同殉情
留下了“蒲苇韧如丝 磐
石无转移”的千古盟誓
终究他们还是走在了一
起 好不令人掬泪的悲凉
“生不偕老” 慨叹的幸福
摆脱不了“死求同穴”的
命运 由于焦仲卿之母极度冷眼

嫁入焦府才两年的刘兰
芝无奈的被遣回了娘家
对此 仲卿显的无能为力
在孝字当头的社会里 他
选择了妥协 且不谈焦母
与刘兰芝谁对谁错 单是
焦仲卿为兰芝极力的袒护
焦仲卿爱刘兰芝是有目共
睹的 或许送走刘兰芝只是权宜之计

公务缠身的他实在无法
顾及这家中变故 也许只
想缓和一下局势的他 怎
么也料想不到由此而引
发后果 从此人隔两地
两颗心也隔绝了根据其风
俗 媳妇被婆家赶回娘家
无异于被休弃 在风气的
定势下 在漫长而又消沉岁月中

焦仲卿临别时给她的誓
言与希望 犹如残留的
烛光一样越来越暗 在家
人的止不住的劝说再婚下
与内心里萌生的怀疑 种
种的叠加 她终于支持不
下去了 心神不定的她糊
里糊涂的答应再婚 不要
责备她 她仅仅只为了知道他爱她

他什么时候来接他 她是
为了确定什么还是在试探
什么 我想这场爱情皆因
此而暗淡下去 当那个熟
悉的声音划破夜空传来时
那种雨过天晴心花怒放的
心情怎能不使兰芝欣喜若
狂 奔出门去 两人深情对
望时 兰芝的心结瞬间不复存在

但仲卿的话却深深刺痛她
“卿当日胜贵 吾独向黄泉”
悔恨不已的兰芝面对另一
个误解 她无能为力 唯一
死以证明她对仲卿爱之深
爱之烈 超越生死与时空
结局是美满的 他们完成了
认为最能保留这段爱情唯一方式

辛酸的经历 虽然再也
不会撼动他们的爱情了
对兰芝为焦母不容之事
使夫妻分离的缘由众说
纷纭 各执其辞 在我看
来有两大可能 《礼记内
则》中说“子甚宜其妻
父母不悦 出”仲卿“甚宜
其妻” 这无疑问 当焦母
坚持遣兰芝走 仲卿绝望的呼喊

“今若遣此妇 终老不复
取” 从前嘘寒问暖 无所
不谈 可谓母子深情矣 现
在小夫妻昵喃燕语 忘乎
所以巨大的落差 强烈的
失落感猛然袭向焦母 她
踉跄失措 试问向来都把
全副精神寄托于独子身上
的她 情何以堪 悲剧的序幕开始

其二 焦母守寡多年 独
守着这么一个宝贝儿子
深闺一贯孤独寂寞 自己
的日子不好过 也便见不
得别人比自己幸福 时下
却忽然地瞧见儿与媳的
卿卿我我 如胶似膝 好
不恩爱 不论是嫉妒也好
忌恨也好 怎么能不让她愤怒呢

你听我说 这并非谬论
张爱玲的《金锁记》里
主人公七巧就是翻版焦
母 七巧出身低微 嫁入
豪门 丈夫却是患有骨
痨 离不得床半步 且豪
门是非多 这样的生活
尽管七巧非善男信女 又
与幸福美满怎么能沾不上边呢

守到大女长安长大了
要嫁人了 七巧还困着
女儿不放 别人以为是
爱女心切吧 推掉了几
个忠实信徒 长安步进
了尴尬的年纪 终于遇了
那么的一个男人 她以
为幸福就要到来了 这时
从阴森的木梯上吱吱地走下来

面对着准女婿 她也许
只要轻轻地问候一声
甚至仅是牵动嘴角的
一丝笑就可以了 然她
没有 轻轻地张口 微微
地笑道“长安还在上面
吸着烟呢 再等一下吧
或是……”幸福的水晶
苹果让七巧一抹碎片散落一地

天知道 为了这男人 可
怜的长安早已戒掉烟了
曹七巧 这母亲 她到底
怎么了 难说不是仲卿的
母亲心里怀的鬼胎在曹
七巧身上还魂了 终究
兰芝还是穿着新娘妆向
清池赴身而去了 这与祝
英台和梁山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一身的嫁妆 漫天的通
红本该都是洋洋喜气一
片然而这轻轻的一跃 那
”生不偕老 死求同穴”的
追求却教这一切都于瞬
间停止了 这美丽举动如
流星被定格在数千年的
时间荒野里 数亿人的心
灵深处 虽然只是瞬间 也是永恒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