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畔|仪征论坛|仪征第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567|回复: 0

大码头心中恩师的故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16: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扬州一怪姚大鹏 于 2018-5-15 20:45 编辑

大码头心中恩师的故居
                 ——在大码头独怀吴让之恩师
                 姚大鹏

大码头不是仪征的城南大码头
大码头也不是江湖中人谁想拜就能拜的码头
按照我们老仪征人的习惯称谓 大码头
就是真州城南社区断墙残瓦的贫民窟
大码头就是横陈在贫民窟的幽暗记忆中
永远抹不掉老城人那一段醉心的日子

那时 每到晚霞从天边铺展出迷人夜色
从通江河就涌来一眼望到头的帆船
一船一船装载满满的花花白盐
船夫怀着别样心情急冲冲地喝起大碗茶
那时 停泊在大码头都会桥脚下的商船
每到此时就有一个穿长衫的白面书生
在老屋茶棚下端茶送水 笑迎南来北往客

一代大家的故居 是不是这几间老屋
我自然也不敢忘下定论
自打拥有这处老屋权 定论也就实了
我曾用打滚的身子 想把它亮相世人
转念一想 贵在是这份心愿
何况我的心早与恩师的心想通
其它俗世与形式并不重要

后来 不知从何时起
某天 为了长大 我弃它而去
大码头也随我像时光一样消失了
那些从大码头外涌来的人也和晚霞一同消失了
虽身在它乡 我的脚步从此无法入眠——
内心像不停搬家的蚂蚁
总想发一笔大财回到老屋

直到没法医治的皱纹,爬上我的脸——
像尘土 恢暗的身心连阳光都照不亮
那些带着沉沉浮浮的不安
带着世俗里囚徒般目光的擦伤
也从不会乱拾他人丢弃的处方

幸运啊 我残存的老屋还在
时间让一切都改变了
唯有老街的宁静与缘份没有变
儿时常伴左右的朋友
因岁月的变迁而变得陌路
这何尝不是一种失败与宿命

当再次回到我的老屋里
事过境迁
以前常与恩师对话的背影
突然在脑中堵车
再也看不清前方的路

一个人独自坐在老屋前
偶尔碰上一群行人
都是棚户区拆迁办的老面孔
昔日的老街坊早己离去
留下的还是我心中恩师老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